The Truth About Randonneurs Taiwan 關於瘋系列長途騎乘台灣總會的真相

The Truth About Randonneurs Taiwan 關於瘋系列長途騎乘台灣總會的真相

“The Missing Sheet”
消失不見的紙張

緣起:

在2011年九月上旬從美國回來,浩子好心到機場接我。在車上,浩子跟我提起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原來台灣車友在桃園機場準備出發前,OBS發下一張紙 (見上圖),裡面說鄭老師&OBS(黃麗淑) 沒法一同前往法國 (事前還說會一同前往),還有 — 重點來了 — 細述台灣協會(文中指鄭老師)代墊好多好多錢

隨後,這張紙就被協會收回去。

啥?為什麼這張紙要收回去?協會缺錢到印出來的紙還要回收去賣錢嗎?如果上面寫的都是真的,協會這麼善心幫車友墊了這麼多錢,為何不廣為宣傳,還要將紙收回去?WHY?

隨後,黑心開始問我很多關於美國RUSA是怎麼辦活動,費用多少等等。我才開始察覺這裡面真是大有文章。

[ 感謝某位PBP車友在機場,趁這張紙被收回去之前,以手機拍照存證。一直到最近我才親眼看到這份內容 ]

真相:

我從自己參加RUSA辦的BRM活動經驗,先發表這篇”Reflection on Brevet Cost – US Experience 活動費用之美國經驗” (2011/10/30)。

隨後去問RUSA的RBA瞭解BRM活動的辦理 (黃卡及認證碼),甚至厚著臉皮去問RUSA前任會長來確認ACP, RM與ACP代表的關係。所得到的訊息大致上已經清楚:協會 (OBS)所告訴台灣車友的資訊有很多是錯的。

但還是缺少些直接資訊。於是我主動寫email給ACP副總裁(負責國際事務)Mr. Faburel,希望他能澄清些疑點。Mr. Faburel提供2010年ACP的收費單,上面的資料就打破OBS不少謊言。

接下來–中間還發生不少事–只好向2012年2月剛上任的ACP代表阮會長 (先前是台灣協會副會長)提書建議。

從阮會長的回覆 — 像是明明都在官網公告黃卡寄回法國認證,都還說這是OBS誤會。有沒有寄,OBS會不知道?還有,覺得”協會“正式成員就他跟OBS兩人就好等 — 以及告訴世良大哥回國後要跟大家會面卻一再拖延之後,我們直覺阮會長在敷衍。

隨後,台灣協會是有些變動。官網修改正名,去除討論版,留言版,清除一些舊有(不利)的公告。

其中正面的做法是採用我提議 (第四點)成立俱樂部,開放申請ACP Club Code,但卻沒有向ACP提出RBA (Regional Brevet Administrator)的申請。這些所謂”分會”,其實是沒有正式身分,只是幫協會辦活動讓他們抽頭 (認證費用) 累積ACP點數的”幫手”。[據我們所知,後來所剩兩位活動主辦人有跟協會簽約,但對象也只是跟副會長簽,還不是跟台灣ACP代表暨會長簽]

其他的問題還是存在。

當下,還有不少車友對我們的行動很不諒解。在寫公開信前就早已私底下散布謠言抹黑我們。天地良心,這些車友被蒙蔽,呈現給他們事實還是無法看清。我們只有覺得很悲哀。

在失望之餘,我們這幾位參與長途騎乘開始能不參加就不參加台灣協會的瘋系列活動。[我2010年參加過4場,其餘多是在國外。2011 PBP後,只參加過一場Taiwan 1000km (2012/10) — 為了趕在2012年申請R5000]

正義:

雖不參與,但並不表示我們就不關心台灣的BRM長途騎乘活動。

陸續,有些當初被蒙蔽的車友也慢慢看清楚這一切亂象的來源。在不希望台灣的BRM長途騎乘活動再繼續被亂搞的情況下,今年七月開始有其他車友招集連署活動。

基於支持連署的葉師傅身為南區活動主辦人,其身分敏感。且倘若公開連署,也擔心協會趁收集連署簽名之際,有時間準備”清場”。我們只好私底下展開連署活動。

一共收集到130位車友(曾經騎過200km~1200km活動)的連署書。其中有50位有報名2011 PBP活動 (2011台灣總報名人數是66位,包括阮會長)。列出這些,只是想說明參與車友都是老車友,跟隨這活動已經很久了。

這裡要非常感謝這些車友,願意冒著被掛上黑名單之險,來支持連署。尤其是曾是協會中的主力幫手,都願意出來支持連署。

行動:

請耐心花點時間看我們連署書的內容,才能了解Randonneurs Taiwan 台灣協會裡的問題。

基於ACP並不接受地區有兩位代表,而台灣ACP代表的”業績”(ACP點數)也是世界排明前十大,ACP不接受我們”增設第二位代表”的連署提案。

針對ACP於8/17/2013的回覆,我代表連署車友於8/20/2013也做了回應 (並附件給阮會長及其他人):

  1. 表達我們的失望
  2. 舉”認證作弊”(*)為例來陳述事實

當下ACP立即回應,說阮會長跟ACP都知道台灣BRM活動辦理有些問題
ACP給阮會長兩個方案。詳情請見ACP Reply to Our Petition (2) ACP對連署的回覆

阮會長自然選擇”繼續做下去但要改組”的方案。接下,就來看看阮會長會加入哪些新血到這”目前只有會長跟副會長”的協會裡。

真相的背後:

在將”認證作弊”的事件再次確認之時,沒想到卻找出更神奇的紙張阮會長2011 PBP的報到單

難道這是為何這個協會的正式成員只有兩位的原因?

這件事情就請看馬拉妹寫的這篇:關於連署爭取台灣ACP第二代表一事

訴求:

我們的訴求很單純:

  • 希望回歸到BRM原有的精神
  • 希望台灣ACP唯一的窗口能夠公正處理認證活動
  • 希望台灣ACP代表及其團隊能提供正確活動資訊(BRM & PBP) 給台灣車友,不要捏造訊息

可惜,ACP跟地區ACP代表的關係就像是總公司跟地區總代理商。即便是消費者跟總公司投訴總代理商的不是,總公司知曉了,但受限地區語言相隔,總公司是要相信這百來位的消費者,還是訂單高額的地區總代理商的話?

總公司沒有正義的裁決,消費者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才能讓總公司”看到”我們的存在。

思考一下你參加活動所抱的心情。
如果你是為了法國PBP夢而努力,台灣協會的瘋系列活動不是參加PBP唯一的機會。
如果你是為了跟朋友騎乘的樂趣而騎的,台灣協會的瘋系列活動更不是唯一的單車活動。
就算你想繼續參加瘋系列活動。OK,這是你的選擇。

但真相必須坦白。你有知的權利。不要連這權利都自己先放棄。

後續發展:

[2013/08/23]
(*) 沒在限時騎完 (經當場600k試騎的志工表示,這三位是逾時3小時多騎完),就是沒過。竟然還聽到有在凹說有補騎通過。

這裡說明何謂試騎:這是給想參加正式活動志工的方便,並且順便探路,取得最近的路況資訊。資格認定應同正式活動。

因為資格認定應同正式活動,如果試騎沒有完成(DNF)或是逾時騎完(OTL),一樣算是沒有通過。試騎沒過,除非有在正式活動裡參加並完成騎乘,否則不能將此場次來取得認證碼。

在送出此場次的認證時,該騎士沒有依BRM規則限時騎完,就是認證作弊。

沒想到還會有人嚷著可以補騎通過?那請那些說可以補騎通過的去問ACP,請ACP讓台灣四位OTL的騎士,23位DNF的騎士都來補騎PBP好了!(好像說補騎通過的中就有PBP DNF的)

有這樣”補騎”作風的協會,你還能相信他們可以”公正處理認證活動”嗎?

(Visited 438 time, 1 visit today)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