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ing & Pink Martini 歌唱與紅粉馬丁尼

Singing & Pink Martini 歌唱與紅粉馬丁尼

我朋友給了我個video連結,Sympathique,說這可以幫助我學習法文。很快地我會說四句法語:

Je ne veux pas travailler (I don’t want to work 我不想工作)
Je ne veux pas déjeuner (I don’t want to have lunch 我不想吃午飯)
Je veux seulement oublier (I only want to forget 我只想忘記)
Et puis je fume (And then I smoke 然後抽煙)

也是我跟Pink Martini的第一次接觸。在YouTube那聽了幾首他們的歌曲,發現很合我的口味,就去收集了他們的專輯。

Singing 歌唱

我滿喜歡唱歌的 (只要附近沒認識的人)。而且我喜歡唱不同語言的歌曲,即便是我完全不懂我在唱什麼。 打從小時候的粵語歌,日語歌,在大學延伸到歐洲語系 (英文不算)

不是說我在語言上面很行。其實我自認為我在語言上很笨。中文不大行,英文也是,我的成績一直是同輩中最低的 (including Chinese)。我後來思考,很可能是我把文字視為圖像,所以我的拼音不準確。

同理,在唱外文歌曲,我把語言當作樂器 (聲帶) 所發的聲響。我會跟著唱我不懂的語言,從我聽來的記憶我大概知道下面要怎麼唱。只是要這樣完整唱完一首歌是有點難 (記憶力不夠好),所以我還是得看著歌詞來唱。對於不懂的語言有歌詞還不夠,還需要會發音。

記得我第一次開始練習義大利文發音,就是當我想跟著唱”Ma l’amore no” (But Love is Not) [註1]。 也練習過德文發音好能夠跟著唱Schubert’s Heidenroslein D.257 (Rose on the Heath 野玫瑰) & Die Forelle D.550 (The Trot 鱒魚)。還有像是西班牙文的Carlos Gardel’s Por Una Cabeza (By a head 領先一個頭) [註2],而第一首想唱法文歌是Jeanne Moreau’s Le Tourbillon [註3]。

反正都是在沒人時唱的–我沒有興趣”加害”別人,所以唱不好也不會丟臉。就是好玩罷了。

只是從高三後,我的音樂興趣轉移到古典音樂上 (其實是滿意外的,因為周圍的人都沒在聽古典音樂),流行歌曲樂越聽越少。一開始還有些音樂劇,但也漸漸失去興趣 (有些人將這些音樂劇稱為歌劇。Certainly NOT by my definition)。慢慢接觸些Jazz,但發現我所喜歡的都是老爵士樂。我所接觸的”流行”音樂,大多透過電影 (因為我沒在看電視)。喜歡的歌曲很多是很有年代 (30-60s),很少超過80年代。演唱者不是過世就是退休。依定義,這樣很難可稱為”流行”。

Pink Martini 紅粉馬丁尼

因此Pink Martini是少數我欣賞的當代樂團,這算是很難得 (to them or to me? )。他們的音樂–該怎麼說呢 — some Jazz, some oldies, some classical & some Latin,形成了新生代的雞尾酒音樂 (cocktail music for the new generation)。他們還喜歡採用不同的語言來表達歌曲的意境,”It’s very different…it’s like to use the other side of your brain” (主唱China Forbies)。剛好,都是我喜歡的歌曲成分。

Pink Martini的發起人及鋼琴手 Thomas Lauderdale本身有古典音樂的訓練;在Harvard唸書時,也常常在小咖啡館或是舞會中演出。女主唱China Forbies,跟Laudeardale同期也是Harvard出身,則有舞台劇的訓練;學生時代的演唱只是用來疏壓。團裡其他成員 (12 in total; more on tours) 多是來有在管絃樂團演奏背景。每個人會不同的樂器,學習不同語言 (除了英文之外),也多多少少參與歌曲的創作改編。如此多重的元素造就Pink Martini多變的音樂特色。

 

Sympathique (1997)

首張專輯。我是被同名歌曲所吸引。不過,第一首”Amado mio” (My beloved) [註4] 唱出,很少人能夠抗拒China的音色。什麼是實力派音色,就顯現在這句。

另一首hit “¿Donde Estas, Yolanda?” (Where Are You, Yolanda?),拉丁風格音樂讓人很想跟著跳 (藉此我學了四句西班牙文)

Le Soledad” (The Solitude)很特別以Chopin’s Andante Spianato (a prelude to Grande Polonaise Brillante) [註5] 當作序曲,間奏,然後又在收尾時呼應。搭配的西班牙歌也很感人。

裡面也有翻唱以前的歌,像是Brazil (if you haven’t seen this movie, you should!) 及Que Sera Sera。後者可以聽聽這段NPR’s Scott訪問

Hang on Little Tomato (2004)

花了7年的時間,終於推出第二張專輯。一方面是外界的壓力很大,再來是團裡 (mainly Thomas) 求好心切。這裡多是自創作品。有興趣可以聽聽這段NPR訪談,也可了解一些背後創作的想法,如”Hang on Little Tomato”及法語歌”Autrefois”。

這張專輯將語言擴展到日文,”Kikuchiyo to Mohshimasu” (Her Name Was Kikuchiyo) 。用上很傳統的演歌方式來表達。

同名的歌曲”Hang on Little Tomato“很有酒館小樂曲的風味。我還喜歡的是義大利文”Una Notte a Napoli” (One Night in Naples) 及還有輕快的西班牙語 “Anna (El Negro Zumbon)” [註6]。  “U Plavu Zoru” (In the Blue Dawn) 配樂很不錯 (尤其是大提琴部分)。英文歌”Lilly”及”Aspettami”也不錯。

Hey Eugene! (2007)

持續拓展樂團的風格,並加入新的元素。這次又多些不同的語言。像是葡萄牙語的”Tempo Perdido” (Wasted Time) [註7],甚至唱起阿拉伯語歌”Bukra Wba’do” (Tomorrow and the Day After)。在美國這樣的做法,很少見。這裡可以聽聽他們背後的想法。

有名的”Tea for Two” [註8] 有爵士老將Jimmy Scott一同演唱。Jimmy的聲音跟Marianne Faithful 有某種程度的相似性。 聽起來滿有趣。見NPR的介紹,也可以聽這首曲。

其他我喜歡的曲子還有”Mar Desconocido” (中間有點Chopin’s Waltz的風味),很cute的法語”Ojalá” (How I Wish),”Dosvedanya Mio Bombino” (很有趣Latin-to-Russian風格)。

Splendor in the Grass (2009)

這張專輯有9首原創及4首翻唱 (如”Sing”,讓人想起The Carpenter的版本)。

第一首拿坡里方言”Ninna nanna” (Sleep, Sleep) 很淒美。

這裡Lauderdale又來玩古典音樂,將Schubert’s Fantasy in F Minor for Piano Four-Hands [註9],加味添料,變成兩首曲子”And Then You’re Gone” (加入”You Will Survive”探戈風格,中間把Schubert的旋律變成探戈),及”But Now I’m Back” (由NPR的Justics Correspondant記者,Morning Edition的常客,Ari Shapiro來演出)。聽聽這段NPR報導

Tuca tuca“是首具有調情意味的義大利文歌。”Bitty Boppy Betty”是首滿有趣的曲子,歌迷製作成這影片滿符合意味的。

Joy to the World (2010)

不太一樣的耶誕新年專輯。 關於這專輯的理念可以聽Weekend Edition或是World Cafe介紹。

以典型的”White Christmas“開場,後來加入日本實力派女歌手Saori Yuki 由紀さおり的日文版。有烏克蘭版的Carol of the Bells “Shchedryk”。還有希伯文的”Elohai, N’tzor” (很美)。

在這麼多外語歌下,終於也有中文–“Congratulations – A Happy New Year Song”!不要笑他們的發音,我覺得已經算很不錯,因為對外國人來說”ㄓㄔㄕㄖㄗㄘ厶”是很難的。老實話,很多台灣人連”是”跟”似”都不分了,所以別笑人家唱得怪怪的。

“Silent Night”除了原來的德文,還加入英文及阿拉伯歌詞 (一種象徵意義?),這讓我想起Joyeux Noël (2005) 這部電影 (推薦)。

2011新專輯:

1969 — Pink Martini & Saori Yuki (在11/15/2011發行)

在”Hey Eugene”有演唱Saori Yuki’s以前的暢銷曲”Taya Tan”。當時Saori Yuki還不知道Pink Martini這樂團。不過,後來兩者又在Joy to the World合作。

這裡更是將1969年日本流行歌曲,由Pink Martini首席Lauderdale改編,外加上兩首當時的Jorge Ben歌曲”Mas que nada” & “Puff the Magic Dragon”,製作成專輯,由Saori Yuki主唱。

因為大多是日文歌,所以真是滿大膽的。對我來說,kind of too much (不是語言的關係,而是音樂)。我倒是滿喜歡”Puff the Magic Dragon“。

A Retrospective (回顧精選集) — 已推出MP3,而CD 將在11/29/2011發行

如果只想買一張專輯的話,那精選集自然是不二之選擇。這裡收錄了近75分鐘,21首歌曲 (20首加一首remix)。有幾首是首次收入,沒出現在前面的專輯。還有48頁精美的小冊子。

比較有趣的是,執導”Good Will Hunting” (1997)及”Mik (2008)的知名導演Gus Van Sant唱的”Moon River”。

後記:

我通常不愛寫啥Reviews or Recommendations,因為很花時間。只有我真的有興趣的又一般被忽略的,我才會想寫。Pink Martini在國外不算冷門,事實上是個歐美很受歡迎的團體;這裡…我就不知道,因為我沒看電視也沒聽這裡的廣播。Anyway, 還是紀錄一下。

Related Sites

補充:(好長一段的補充)

[註1] “Malèna” (2000) 電影中的版本是由Alida Valli所唱 (播放唱片的那一段),原是收錄在Alida’s 1942的電影”Stasera niente di nuovo”。我很喜歡的她在”The Third Man“的演出。為了找到這個錄音,也花了我滿大的功夫,那時候的網路資源不像現在。Now it’s rather easy to find the clip.

[註2] Carlos Gardel‘s “Por Una Cabeza“被用在電影配樂不少,如”Scent of a Woman” (1992) — 有誰能忘記那段Al Pacino跟Gabrielle Anwar的探戈,”Schindler’s List” (1993) and then “True Lies” (1994) — 又是跳探戈。可以聽到以不同樂器演奏的改編版本,其中最有名的應該是Perlman主奏小提琴的管絃樂版本 (John Williams指揮改編, youtube)。事實上,我是因為Perlman的演奏才激發起我對這首歌及Caros Gardel產生興趣。

Carlos Gardel另一首Volver,大家對這首的熟悉恐多是來自Almodóvar導演的同名電影 Volver (2006)。在電影中,Penélope Cruz “對口”唱這首的情景十分感人。電影用的版本是Estrella Morente所唱的。這首歌詞的意境很好 (參考這裡的英文翻譯)。不過這首很難唱,因為字太多了。

[註3] 這首出現在Truffaut執導的”Jules et Jim” (1962)。我很喜歡這首,所以將它放入我的起床歌。字很多,也是首很難學的曲子 (英文翻譯)。

我看過Truffaut所有的電影 (DVD)。

[註4] “Amado Mio“來自於電影”Gilda” (1946)。由Rita Hayworth對口演唱 (原唱是Anita Kert Ellis)。

[註5] 我手邊有四個版本,Rubinstein, Argerich, Pletnev & Ohlsson。Rubinstein的版本最早有也是最熟悉。Pletnev的是沒有談管絃樂部,有點奇怪。Ohlsson是正式的管絃樂伴奏版本,只是Chopin的管絃樂實在是太弱了,反而沒有鋼琴版來得有特色。

[註6]來自電影Anna (1951)。這裡可以聽原來的版本。

[註7] 原唱 (1934) 是Carmen Miranda,葡裔巴西歌手。是4, 50年代好萊塢的重量級女星。

[註8] “Tea for Two” 來自音樂劇”No, No, Nanette” (1925)。這首曲子非常受歡迎,有很多樂手改編重唱。甚至Shostakovich跟接受Nikolai Malko的打賭挑戰,花了45分鐘以此歌曲為基底重編,寫下Tahiti Trot Op.16 (1927),成為音樂會上常見的安可曲。

不過我不是很喜歡Shostakovich的管絃樂版本,too weak even for an encore。他的Jazz Suites No.1 & 2還比較有趣。還不如聽Reinhardt的吉他版本 (1937)

[註9] Schubert’s Fantasy in F Minor for Piano Four-Hands, D.940。我手邊的版本是Richter & Brittan (1965)。這裡採用的是第一樂章的主題,很優美的旋律。

(Visited 324 time, 1 visit today)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