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d and Opera 麵包與歌劇

Bread and Opera 麵包與歌劇

剛來沒多久就訂了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票。我沒有特定要選哪一齣,剛好感恩節前一晚的位子還有,演出的也是我喜歡的卡門,再來是演唱Carmen的Elīna Garanča我也知道。

光是大老遠去聽歌劇,還嫌不夠。順面拜訪一下兩家很有名的麵包店,試試一下他們的麵包,好跟我將要做的有個比較。

怎麼去紐約市倒是困擾了我一會:

  1. 開車到Flushing,付費停車($4)。再換地鐵 — 便宜,但半夜一個人 (女生) 在Flushing有點怕怕。再來坐地鐵也要花上40分鐘。
  2. 開車到Manhattan,找個免費路邊停車。 — 便宜 (如果走免費的橋)。但市區交通會很擠,且難找免費停車位。如果沒有可能會很貴。
  3. 開車去坐火車到Manhanttan。再換地鐵 — 中等花費但時間最長 (因為火車比開車慢)。火車班次不多。

以前都是抓同學陪我去聽音樂會,所以都是採方案1。但一個人開車省不多,最大的考量反而是安全。朋友是建議花錢的花案2,但我實在是很擔心去程的交通問題,畢竟是Thanksgiving前夕。後來查到Ronkonkoma (主線) 有合適的班次,雖然車站離我家較遠。

開車到Ronkonkoma車站,停車場都停滿了車。運氣還不錯,找到個不太遠的車位。買了車票(RT $21.50)後,就在候車室避寒。

才起站就快要坐滿了。有些人是要回家過節,有些人大概跟我一樣是去city玩。

一般月台的樣子。月台可以直接通到停車場。票是在火車上由conductor驗票。如果沒先買票上車,也可跟conductor買,但要多付US$6左右

在車上很難睡覺,因為1.座椅不能調整2.旁邊做個很愛講電話的女生 (她幾乎沒讓對方有機會說話)。我只好拿起iPod Touch繼續看Kató Lomb的書。

Penn station是個很大的地方,塞滿了旅客。我好不容易找到想要的出口。

那是在東邊的帝國大廈。(我沒上去過)

確定好東西南北方向。我沿著8th Ave往北走。路上塞滿了汽車,好險沒有開車來。

即便是巔峰時間,這裡的汽車不會霸佔自行車道。在台灣,恐怕早也塞了一行車了。

畢竟是city,所以騎自行車通勤的還是不少。New Yorker走路都很快;如果沒有車,即使是紅燈也是照過馬路。我(如果不騎車)平常走路也是很快。不知道是在台北養成的習慣還是在紐約?

Port Authority Bus Terminal前的紐約時報大樓 (我是看到有遊客在拍才注意到)。我是NYT的忠實讀者。

往前一點就來到有名的42nd St。

在這裡我轉去9th Ave。這條就沒有8th Ave的商業氣息。沿路都是些當地小餐館小商店。沒有騎樓擋風的人行道,走起來特別冷。

好不容易來到Amy’s Bread (Hell’s Kitchen)。這家麵包店開到晚上11點,等會再過來。

47th St & 9th Ave街腳的自行車店。我還看到些小摺。

這裡有租車給遊客,但通常都不便宜。一般來說,一天要美金30幾元,ㄧ小時也都要US$8-10。

在47th St上的自行車。輪子不見了,連煞車線都拆了。

總算來到Sullivan Street Bakery (Working area)

從外面看都不知道這是知名的麵包店。麵包師傅Jim Lahey的No-knead bread食譜改變了一般人對rustic bread的觀點。我這次也是先以他的食譜開始。

我拿起小抄先記下推薦的麵包,才敢進去。但pugliese太大了,只好點個ciabatta piccolo ($0.75)。在裡面我不好意思拍照,等出來後才拍。結果還是怕那女生看到,拍得過急所以相片糊了。

可以看出右邊是店面,但不是很大。裡面靠窗有幾個座位。Sullivan開到晚上七點,我到時已經6點半所以東西剩得也不多。不管怎樣,跟台灣知名麵包店很不一樣,外觀樸素多了。

它的ciabatta piccolo內部就跟書上的相片一樣,如果拿來做三明治更棒。我邊往回走邊吃 (我很餓了)。再回到Amy’s Bread時,隊伍已經排到外面。

等輪到我,我發現推薦的麵包都太大而小點sourdough mini-boules ($1.25)又沒有,只好隨機點個兩個餐包$1.30(Raisin Walnut,還有個不知名的)外加Parmesan Cheese Twist $1.25。然後我就坐在裡面吃 (這三個都好好吃)。

後來厚著臉皮拍一下內部。前面的counter,後面擺了4-5張小圓桌。這裡也有賣咖啡。

很多人是先預定來領取,大概是為了明天的感恩節。結束了我的晚餐,離開前再拍一下

繼續往北走。

55th St (along 9th Ave)。有過節的氣氛

走著走著,街上燈光越來越明亮,原來是已經到了Lincoln center

對面的Dante Park小公園,夾在9th Ave跟Broadway之間。

從這裡拍Lincoln center正面

走近一看,階梯上這些燈都是些文字。可惜沒照出來。


中間廣場的噴水池。這裡有很多遊客。不過,真正的concert-goers都是直接往建築物走 (看後方的人群)。

已經7點半了,我也不再外面耽擱,趕快進去。

我是網路購票,工作人員會scan印出來票的條碼,看到我背著背包還會要我打開裡面檢查。
從正門一近來的樣子

上了點階梯,往大門照

二樓有用餐的地方

我直接爬樓梯來到最上面Family Circle & Balcony。每一層都有賣些飲料跟點心的地方。價格跟外面比起來也不會特別貴,所以還是很多人都會在這點東西 (尤其是中場休息)。

很多人都在欣賞下面的美食;吃不起就用眼睛看。

裡面

下面交響樂池

現在人還不多(都在外面),等會就幾乎坐滿了。

我以前是買Family Circle,這次試試Balcony Box。聽音樂會時,這樣的位子其實還行,但在歌劇院裡這無法全觀舞台,當然票價就便宜多。我是想比較看看影響有多大。

每個座位都有的翻譯機(英文;偶有德文或是西班牙文)。在Met裡,可以聽到很多國語言在交談,真的是個國際化的歌劇院。

這裡跟台北的不一樣的地方還有,完全沒有廣播。要開演前,會將在下方的弔燈拉到天花板,並漸漸關掉燈光,大家就都會安靜起來。用燈光的明暗,來指示音樂會的開始與終止。

今天看的是Carmen。我滿喜歡Carmen及Don Jose的音色。而Elīna Garanča的Carmen非常有活力。至於演唱Micaëla的Nicole Cabell還有Escamillo的John Relyea就覺得還好。Nicole Cabell音色及發音不太欣賞,而John Relyea聲音不夠厚實。

對了,這些歌手還在舞台上抽煙。我看到時,先是想著那時候就用這樣的香煙嗎?歌劇院裡面不是禁煙?坐在第一排的會不會聞到煙味?我曾經去看過小劇場,演員在裡面抽煙,讓很怕煙味的我實在是坐如針氈。

好在,音樂跟演唱很快就把我拉回歌劇本身,不再分心。總體而言,我還是滿喜歡(佈景及演出)。

中場休息時間,看到很多人都跑到外面去抽煙 (會發個紙牌,可以再進場);外面可是很冷的。我來到最低層,洗手間旁邊有一排Wagner’s Ring Cycles的劇照。

牆上還有一排曾經在這演唱的音樂家。

這肖像畫看得出是誰吧

最後謝幕一景。可惜兩位主角還沒上來謝幕我相機就沒電了。

From NYC-Met

散場後走到地鐵搭車到Penn Station(這時候地鐵的班次十幾分才來一班)。搭火車時人也很多,坐了有八成滿吧。

回到家就快要兩點半了,還記得把冷藏的麵團拿出來,幾小時後就要做麵包囉。

(Visited 26 time, 1 visit today)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