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賽】2009年環花東國際自行車大賽Day2

【競賽】2009年環花東國際自行車大賽Day2

今天是花東賽的第二天,而今天對我來說有三大:逆風逆很大、貢鼎貢很大、軟腿軟很大

昨天比賽結束,大夥們順順的從都歷騎到台東市排乳酸,再加上晚上跟饅頭努力的按摩雙腿,今天早上起床雙腿並不太有痠痛的感覺,倒是下體的不適感讓我在座墊上如坐針氈。而我相信這樣的情形是所有自行車騎士心中永遠的哀傷。

除此之外,早上起床梳洗的時候發現一件晴天霹靂的事實就是好朋友來報到了;說真的比賽也比了十幾場了,這卻是第一次碰到生理期,不過碰到了也沒辦法,也只 能認份了。抱著哀怨的心情收拾好行李、吃完早餐之後便坐上朱大哥的車從台東市前往知本。其實本來是想從台東市熱身騎過去的,不過今天這種情形,能少騎一點 還是少騎一點吧。

到了會場等待出發,今天終於卡位卡到集團的正前方,而我今天沒什麼目標,順利完賽就好。在集團正前方的好處是會一直不斷的被人拍照,不過我都不知道這些照片流落何方去了,希望有人看到的話可以跟我說一下。

IMG_4164

第三梯次出發!今天的熱身段長達17km,前導車即使在下坡也很盡責的將時速壓在30km/hr,一直不斷按煞車減速的結果就是在集團中騎車讓我非常的焦 慮,甚至不太敢喝水,不敢喝水的原因不是因為怕自己在拿水壺的時候車身搖晃,而是怕在喝水的時候如果前方按了煞車,那我就準備黏上去了。也一直握煞把的關係,手臂非常的痠,而且下體不適到沒有辦法安穩的坐在座墊上,前後左右挪了好久都找不到令人舒適的位置。才騎了30km左右,心裡就已經開始吶喊想要上支 援車啊啊啊啊啊啊~

昨天一整路的爽爽大順風,今天該是還債的時候了;前導車放行後,集團中的時速始終保持在30km/hr左右,甚至只有二十多,只有在下坡的時候集團的前方會帶頭小小的攻擊一下,這時候如果沒有咬住,接下來的路程就準備獨推吧。從出發點到舞鶴台地之前約100km的路程,集團陸陸續續的甩掉了一些人,但是集團人 數還是很龐大,某位仁兄在集團的正中央突然自己就摔了車,而且就在我的正前方,我緊急按了煞車脫了卡停車,還好他在摔車之前隔壁的人就在大喊『注意喔注意 喔!』,如果他沒有大喊,而後方的人沒有注意的話,我一停車可能就會被後方的騎士碾過了……

連續兩天差一點被摔車波及,真的很恐怖。

一停車的結果就是我必須要抽車加速追上前方的集團,不過集團受到大逆風的影響速度不快,我沒有落後太多,衝刺了一下又回到了集團中繼續往舞鶴台地前進。在集團中騎車很焦慮,但是因為強度不高的關係,騎到有點恍神恍神,不過在舞鶴台地之前,我還是記得擠到集團的最前方;接著開始爬坡了,我是集團中的前幾個,我有努力的咬住林嘉慧跟方馨儀,然後………………..爬不到一半大腿就很不爭氣的軟掉了。隊友小蘇非常訝異於我今天的表現,怎麼會在這種緩坡開掉呢?我說我沒有辦法,大腿就是沒有辦法出力。

如果說要讓我找大腿軟掉的藉口,那就怪罪給生理期吧……

舞鶴台地爬完之後以我的軟腿狀況當然是不可能跟上前方的集團了,跟著身旁的小集團一起騎了一陣子又遇到藍曉雲教練,趕快叫她跟進來,很不巧的是前方三個車友的管胎連續爆胎,其中一個爆胎的車友還跟我說:『小藍,你加油囉!掰掰~』。這個集團跟了沒有多久之後我便貢鼎,大腿徹底的軟了,甚至覺得腳不是自己的,我逐漸看著集團揚長而去卻無能為力,唉。自己一個人獨推了不知道多久,大概騎了140km之後,才又遇到一些車友一起輪車。在這之前還遇到了車隊的補給車,他們問我要不要水,因為我在舞鶴台地才補過水而已,水還足夠,但是我需要的是食物,我便說:『不要~~~~』然後補給車就開走了『但是我需要食物……』啊啊啊啊啊啊啊,補給車你給我回來啊,你怎麼沒聽我把話說完……………….

含淚看著補給車遠去之後跟其他車友一起輪車的記憶又很模糊了,只記得我在終點前的最後20km把身上所有的東西都吃掉之後大腿才恢復了一點力氣,而發炎的背肌越來越痛,不過此時剛好搭到一班列車,每個人一分鐘的上去輪流頂風,我很榮幸自己也身在其中,而不是躲在後方跟車的人。

距離終點約7km,開始進行最後的爬坡,今天的鯉魚潭爬起來的感覺比我上個月騎洄瀾300km時還要痛苦,不過就算再怎麼痛苦,在最後的半小時內,所有的痛苦都將結束跟解脫。

看到距離終點2km的黃牌子,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接著,我跟第五梯次出發的Tina一起回到終點,相當的悽慘……..

雖然很悽慘的回到終點,至少今天還是平安的結束逆風逆很大、貢鼎貢很大、軟腿軟很大的比賽。

(Visited 16 time, 1 visit today)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One thought on “【競賽】2009年環花東國際自行車大賽Day2

Comments are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