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irst US Brevet – PA200k (#2) 美國第一場長途騎程 (#2)

My First US Brevet – PA200k (#2) 美國第一場長途騎程 (#2)

Riders getting ready to depart. (from Shane)

在寒冷的黑暗中出發。溫度約在零度左右。


On the Road

我啟動在Garmin 500中第一段200k的Course且打開背光,所以在黑暗中我還可以跟著騎。Fast group早就不見人影了,我以自己的速度前進。不過,我注意到R5槍燈的亮度似乎不夠,不知道是不是我打在弱擋。我試著邊騎邊調整角度 (裝在把手袋下方)

在到Richlandtown之前,路線單純且平緩,對在黑暗中前進問題不大。到天色慢慢亮了起來,清晨的鄉間景色其實很不錯,我精神還不錯。

過了Richlandtown突然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原來是Jud (上次Frenchtown練習騎的leader) 從後面趕上。我心想,這麼暗怎麼還認得出我來? 哈,應該是認出我的窟髏頭坐墊袋。

這一群好像都是從NJ來的,包括Anderson夫婦 (騎tandem協力車; Babara就是我hostel室友)。他們邊騎邊聊天,我也就跟在後面騎著。(白色Sportful 夾克下面有T型反光條就是我)
Roy, Jud, Yiping and Bob (from Shane)

Jud他們之所以晚出發且一開始騎得慢些,是因為Jud想試試”Negative Split(後半段輸出功率大。很有意思的文章值得一看)

在一個轉彎,Jud他們不知為何停下來,我繼續騎乘。不過後來在Rt 378他們又跟上了,直到一個緩長坡我速度慢就被拋下。

記得Tom提醒下坡轉到Rt. 412要小心,但這裡兩條路的角度比較小在範本路線上不易辨識,結果我還是衝過頭了。這個地方似乎有個義工幫忙注意有沒有人騎錯。後來跟上的Bob (也是參加200k的。事先Tom有介紹,請他照料我),還特地稍微停一下,好確定我沒走錯。不過,後來我又拋下他了 (我的速度比較快 :P)

我在前面,後面是Bob

Bethlehem, PA (from Christine)

又騎了一會才想起來,應該要拍拍照吧。
Maacada Rd (Google Map上拼錯了)  看來是住宅區。

遠遠的白點應該是我吧

(from Christine)

中間在一個路口轉彎後,聽到有人大聲喊”Hey!”,就知道我又彎錯了。這次是Garmin 500反應太慢了,我又沒看清楚cue sheet。我後來追上這位車友向他道謝–咦,是位女生。隨後,我又拋下她。

That’s me.

(from Christine)

Seemsville Rd. (我拍照技術太差)

我很喜歡鄉野間的景色。這裡很空曠。因為還沒熟練邊騎邊拍–我得先脫掉冬季手套,再從車衣後袋撈出相機來拍,很麻煩–所以我拍的不多。很多漂亮的景色,只能用眼睛拍。等夏天時拿相機應該就方便許多了。一些相片就跟Shane及Christine借來放 (後來Shane的相機掉在地上,掛了–所以買個Shock-proof的相機還是有必要 )

就來看看Christine拍的好了。

再騎上一會,就來到Controle 2 — Turkey Hill便利商店
Controle # 2 Turkey Hill, Cherryville, PA (from Shane)

還有些車友在這裡,所以我還不是很慢。我買了一瓶500ml水及小杯咖啡 (好淡),店員就在我的”藍卡”上簽字寫上時間。跟台灣不同的是,因為這裡店多是沒有收據,所以也不用要。

我吃了三塊Fig bars及一小顆Kiss巧克力,上個洗手間後就準備出發。這時後我還遇上Anderson夫婦。而先前叫住我的女騎士比我晚到,但動作很快比我先前出發。

後來抵達的Bob則提醒我接下來會有個長坡。我便把風衣及蒙面帽脫下,開始轉向Blue Mountain地區騎去。

正常柏油路面。很不平滑。

(from Christine)

上面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Blue Mountain。

(from Christine)

Jud climbing Little Gap (from Shane)
Jud climbing Little Gap

這個坡並不很陡,說長也沒有很長,不到一公里,不難爬。

到了頂可以看到這滑雪場的標誌。雪已經化了不少,只在路旁還看到些殘雪。
At the top Blue Mountain ski resort (from Shane)

爬完這長坡,開始可以享受快速下滑的刺激吧?

(from Christine)

很倒楣的是,我前面有台聯結車,因為太大台下坡開得超慢的。害我不能破65kph。

開玩笑的啦,這是後面追上來的Mr. Anderson說的。他說因為路很熟,地上哪裡有坑洞,急轉彎都清楚,所以原想在這破紀錄。我跟在車隊 (卡車後面還擋三台汽車) 後面,不得已減速。但看看路面狀況–pot holes坑洞一堆,對第一次騎的我不可能衝很快。不過,Shane在這裡最高時速是47.4 mph = 75.84 kph。

翻過後山嶺開始騎山谷中的Smith Gap道路。這裡景色很漂亮。Anderson夫婦跟我邊騎邊聊,他們也打算今年去PBP。原先我以為他們的速度比我慢,這時候我注意我錯了(不要以人家的身材來判定 )! 這兩位的實力挺不錯,也很有默契。在幾個上上下下的坡之後,他們就拋下我了。

看剛剛下來的Blue Mountain。

(from Christine)


(from Christine)

彎來彎去的小路,谷野風光

(from Christine)

在騎這段時我想,我應該可以追上前面那位女生吧 (應該是Christine)。果然後來我就跟上她及另一位男車友(Mark)。這裡也開始有些濫路–路面小石子很多–短陡坡。

Upper Smith Gap (我在後面數來第二個–偏右)

(from Christine)

Mark & I

(from Christine)

在一個很陡的坡時,這兩位都抽車來爬,在後面的我有著30T-32T的助力,還騎超過他們。

Mark: 你這Velo Orange Crank看來不錯。
瓶子: 是啊,我滿喜歡的。第一次上路。

然後他就問幾齒之類的,還有搭配的飛輪。看樣子也是很有興趣。

到頂下坡時,我看Christine準備拿相機拍著,我也跟著試試。

ㄟ–技術不好 (這裡的view其實很棒)

Christine拍的比較好

不過,我再次低估了Christine的實力。 經過幾個上上下下的坡,這兩位就拋下我了。這些都是老手,後續力很強。

滑雪板 (我其實沒注意到 XD)

(from Christine)

總算在一連串小坡後–中間還邊騎邊吃了一條香蕉 (把手袋的優點!),來到Controle 3 — Village Farmer & Bakery。

Bill在外面曬太陽。喝了1L的牛奶。

我肚子餓死了。停好車,就趕緊進去排隊點餐並簽到。因為太餓了,沒注意到門前招牌上寫著特價餐點:熱狗+蘋果派or南瓜派只要$2.49。

比我先前抵達的Anderson夫婦

我的餐點–Turkey& Cheese三明治及小杯咖啡–到了。這麵包真是好吃,又新鮮。下面有半條Pickle。咖啡一樣好淡。

大家邊吃午餐邊聊剛剛的騎乘,還有Christine的羊毛自行車帽。這裡是200k跟300k路線的分開點。Christine參加的是300k,吃完三明治外加打包個東西就走了。Anderson夫婦休息久些,比我晚出發。

補水完,我正要離開時 (這時候湧進一堆要午餐的人,好險我已經要走了),遇到主辦人Tom (原來他也騎200k)。他問我狀況如何,這路線跟台灣相比怎樣。我解釋,台灣的路線通常是有一兩個長陡坡–比PA要高,但其他部分就比較平緩,不像這個有這麼多上上下下。我那時候還是不認為PA200k路線是hilly。不久,我就知道我的判斷又錯。

這裡我在匯入後半段的路線開始導航。

後面這段路線沿著Delware River開的Rt. 611。景色很是壯觀,只可惜我沒拍下美景。

中途,Anderson夫婦跟上,我們一起騎一回,在一個下坡他們又拋下我了。

離開Rt. 611,繼續延河岸的路線騎。

接下來要過橋到New Jersey那。這裡要牽車過橋。前面是Anderson夫婦。(blur..)

正好可以拍照。(blur..)

往南邊

河中沙洲上的鴨子

人家都快走完了,還在拍!

再來一張

過橋後,開始騎沒多久,我又錯失轉彎但很快就修正回來。匆忙之間忘了拍這個有趣的場景:
(from Shane)

這個小鎮戲院上演的片名是…(中文翻譯)

隨後還是沿著河岸的道路騎。打從中午過後,就開始吹南風 (逆風)。在這裡也開始注意到,前面上上下下的坡發揮作用了,我大腿開始覺得痠。強風加爛路讓我不得已開始靠granny gear才能克服爬一連串短陡坡了。

突然之間,我理解高度表上面的鋸齒狀。原來那不是讀值不準,而是真正的上上下下的坡。後來知道這邊的車友稱這些小陡坡為”Kickers”。在一些長陡坡間,散佈 (還是石子路) 的短陡坡,接連不斷之下就足以讓你雙腳疲累。

漫漫長路,我開始想,何時可以騎到Controle 4?(看似平路其實不是…我也只有在路比較平才敢拍照)

中間我按著Garmin 500的翻頁鈕–我是想看他是否還醒著,按著按著,結果就當機了。 只好強迫關機在重新打開。還是可以用Do Course但Course Point訊息有點不對,也就不管了。

其實後來我發現對著Sigma碼表的里程數來看著Cue sheet就可以了,偶爾會誤失但很快就發現,所以不會迷路。這是Tom的Cue sheet做的好。

沒入鏡的Sigma 1606L碼表 (單位用mile)。還是這種有線的馬錶比較可靠。

總算撐到Controle 4 — Citgo加油站的便利商店。我抵達時,Anderson夫婦還在。我們一起抱怨一下剛剛的逆風。我加上,”But it’s still better than raining”。隨後他們就在我補給時先行離去。

因為剩下約50公里的路程,我打算把攜帶的東西吃完–減重,只留下一包Gel及幾顆Kisses。水也不補裝 (還有一瓶多一點)。我買了果菜汁 (小小瓶要兩塊多耶) 跟一小盒Tortellini,店員就簽藍卡。有個客人還很好奇對問我騎了多遠了。

離開前又遇到Tom,打聲招呼就走了。這時候太陽已經躲在雲層裡,風還是有點強。我一開始冷得打哆嗦 ,但又不想把風衣穿上。記得同事Percy說,”It’s cold just for the first 10 min and then you’ll feel OK”。

從Controle 4到Rt 611–回到賓州,是我昨天開車過來的路線,所以不需要仰賴導航或是路線表。

中間有下幾滴雨。看來老天還是挺不錯,沒多給我們麻煩。

這裡要牽車過橋到賓州Riegelsville

Delaware River — Cloudy Sky

左轉接上Rt. 611。以前是走這條路回hostel。但因為車流量比較大 (路旁坑洞也不少),所以Tom今年把路線改走中間的小路…

根據指示右彎上Lehnenberg Rd。這還真是”僻靜”的小路。沒多久就要爬上碎石子的短陡坡,這時候連用上granny gear,大腿還是痠的不行。

不是後半段的高度不高嗎?怎麼還有陡坡啊?奮力踩踏,總算到頂後…

哇哩勒…整條路都是給我這樣子的嗎?

石頭路,石頭路,都是石頭路!@@

騎上一會因為阻力太大,我停下來拍拍周遭風景好了。

現在我終於了解Jan Heine為何喜歡寬胎了。

這樣的路到底有多長?左彎上Gallows Hill Rd,路面稍微有好點。我還以為解脫了,完全沒去想這路名的意思.. (Gallows)

在爬上坡後接著右轉上Buckwampum Rd

爛爛爛石頭路的大陡坡!

我邊騎邊想,我能不能撐過去。隨時提心吊膽,下一個踩踏可能就會落地…

騎到頂時,我沒有力氣高興,只小小停下來享受小路的寧靜,喘喘氣。

緊接著一個陡下坡。在下坡之前,我看到前方的路不見了,然後一豎沖天的陡上。這真是奇景,但我沒空停下來拍照。感覺真的像是在玩雲霄飛車一樣。

爬過後接下來要小心長緩下坡,因為底部在穿過Rt.412前路面有碎石,還有Stop Sign–這要完全停下來,看有無來車。事先Tom有警告過也寫在Cue sheet上,所以我下坡並沒衝很快,順利過馬路。

後面的小路就沒有前面這麼變態了。沿路很少遇到人車,甚至動物。我也開始在倒數里程數,等彎上Montain View Dr.,我知道hostel就快到。終於完成我在美第一場brevet。

Controle 5 – hostel
到了hostel,沒人迎接 (Tom在我後面)。喊了幾聲,比我早些抵達的Mr Anderson才出來告訴我怎麼做:自己寫下抵達時間,然後投到一個信封袋。等Tom回來後,他會簽字。哈,真是很信賴大家。

我寫上時間 (我的手表其實快幾分鐘)。第一位200k抵達的只花了8小時半,我是第三組抵達。

拍拍我的車

Anderson就幫我拍一下

我跟Anderson聊了聊最後一段路程 (後來得知大家都對Buckwampum Rd罵聲連連)。隨後洗澡,收拾東西,在離開前吃點Lasagna (Tom準備的,還有Pizza)及我昨天買沒吃的Bagel,Banana & Salsa。還喝了兩大杯冰紅茶。後來Tom到了,我跟他道謝說再見,就起程回家了。

回頭在Rt. 627就看到有些300k的車友–真是快啊。等會他們就要體驗上絞刑台的感受了(爬得喘不過氣來)。

回程一切順利,只是在NYC堵得很嚴重,原來上Willamsburg橋前面在修路! 早知道就改上別的橋去。

回來發現,Garmin 500紀錄檔案不全! (後續)

Final Thoughts

  • 別以為要長爬坡才叫做hilly。上上下下一連串短陡坡才是累人 (真是地無三里平)。
  • 好在我聽PA主辦人的話,沒有挑戰300k。
  • 更是好加在的是–我買了granny crank 卑鄙盤 VO Grand Cru。前面濫路陡坡,很好用。但最重要的是我後面60公里,大腿累得遇到啥坡只能用最輕齒比凹。
  • 騎的瘋系列四場路都沒有這麼濫過。讓我好想用寬胎。
  • To Check–燈具亮度檢查。

當初看網上地圖高度表感覺只是個普通丘陵地形,哪有陡坡?

Bike route 880571 – powered by Bikemap

原來這高度表有Smooth功能,跟Tom秀的高度表(見前篇)差好多。

PA的brevet的確很有挑戰性,難怪很多騎士都從NJ過來參加。(我也是看了Jud說的才跟進)。這一批有不少也是目標放在PBP的。

PBP本身地形就是丘陵地,走的也多是鄉間道路。這裡的鄉間小道,柏油都鋪不好,很rough (比迅海過分水嶺到滿州要差)–這就是Jan所說的高頻率震動。不時還有碎石路。=.=

Granny gear真的有他的必要性,尤其是像我速度不快也不強壯的騎士。當大腿很痠時,騎平路還是沒有問題,但一遇到坡就很累人。這時候能讓我繼續撐下的齒比才是有用。

這裡的brevet跟台灣的差異:

  • 路線的設計–盡量以走車流量少的道路,多走些鄉間的道路。不會以路面的狀況或是找路難易考量。也不會刻意避開捷徑 (不信,可以點路線圖看看)。因此路線可以比較多變化。

來參加的長途騎士都有自知之明,這是項榮譽活動,只跟自己能力挑戰。抄捷徑或是上車其實是宣告自己的失敗。

  • 路線表Cue sheet很祥細記錄實際路況。讓參加者可以順著表完成路線。

例如:Lehnenberg Rd (hidden behind “detour” signage); Bursonville Rd (crossing Rt 412) (Abrupt stop / gravel / FAST traffic); Sterner Mill Rd (look for Tohickon Campground sign)
我後來習慣了,光看Cue sheet也是可以的。台灣的路線表寫法還有需加強,對外地來的會沒有信心。

其他Randonneurs的相簿:有拍我沒騎的300k部份,也拍的比我好。

(Visited 21 time, 1 visit today)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6 thoughts on “My First US Brevet – PA200k (#2) 美國第一場長途騎程 (#2)

  1. 以後就把你之前畫的200K拿來辦,
    我也喜歡這種的,不過需要點時間來推動。

    我在想,法國PBP路線這種短陡坡(7%以上)不知道多不多,
    我從James那邊得到的資訊是不多,
    美國的一些前輩經驗是如何呢?

    如果是很多,那如Bikemap地圖網站的高度資料,
    很有可能是無法反應這種短陡坡,
    在累計爬升可能會有不小的誤差,
    實際路線的難度可能會比數字所反映的難得多,
    難度的評估就得再好好調整一下~~

  2. @Sti:
    其實將路線表寫清楚點就會有幫助。一開始會怕迷路,但實際騎了就知道清楚的路線表的優點。這是為何這裡200k的路線表要寫上4-6頁。

    法國PBP的地形確定的是沒有長陡坡。至於短坡會不會很陡,或是路面狀況會不會很差就不清楚。

    這裡的坡都不長,但可以要有15%以上也不少。連我這裡這麼平也是有短陡坡。很多連騎,時間久了雙腿也會累。

Comments are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